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強暴小說  »  暗夜狂欲

男人站在屋頂天臺上,扶著欄桿看著對面大樓下喧鬧的人群,他長長的黑發在夜風中亂舞著,容貌端正但眉目陰狠,嘴角一絲冷酷的笑容。黑色緊身上衣將他的高大壯碩襯托的輪廓分明。

  他單手抬起長長的狙擊步槍,瞇起一只眼對準對面樓下。

  對面大樓一層是負責這個街區的派出所。所內人聲嘈雜,到處是雜亂的腳步聲,醫務人員急沖沖擔著擔架來回奔跑,警員對著話筒大聲呼喊著。

  所內原有執勤中的5名警員全部中彈身亡,血跡染紅了地板,未能播出電話的聽筒從桌沿垂下,兀自搖擺著。

  留著一頭短碎黑發的警官筆直的站在尸體前,陰沉著臉,薄唇緊抿著,緊鎖雙眉,俯視的圓睜的雙眼中冰冷的怒意閃爍。他五官深刻而輪廓分明,俊美不凡,只是斜飛的長眉與上揚的眼角讓他平添數分邪氣。

  一輛警車停在所外,新趕來的兩名警員下了車,快步向所內奔去。

  樓頂的長發殺手抬起另一只手拖住槍把,手指扣動扳機。隨著穿越長長的消音筒的子彈發出的沉悶呼嘯聲,兩名新來的警員頭部中彈倒在地上。

  圍觀的人群發出大聲的驚呼。

  “外面有人開槍!!”有警員大喊。隨之數名警員拿起武器沖出派出所。

  從懷中掏出配槍緊握手中,一身黑衣的警官隨著人群步出大樓。

  看著樓下無頭蒼蠅一般沖出的警察,長發殺手露出輕蔑的神情,正欲再次扣動扳機,突然的,走出大樓的黑衣刑警抬起頭,圓睜的雙眼瞪向他所在之處,瞄準鏡將500多米距離縮短的近在咫尺,清晰的映出警官冷酷銳利的視線。他倒吸一口涼氣,有些吃驚,但更多的是,那一瞬間,他的身體明顯的起了變化,這個男人,只憑那眼神就激起了他無法抑止的強烈欲望,下身急速的膨脹,高高的將褲襠頂起。他要他!就是今夜!

  警官大聲向周圍吩咐幾句,便以最快速度朝向殺手所在大樓奔去。

  接近大樓時,大樓2層的玻璃突然碎裂,一身黑色緊身衣的高大男子一躍而出,落在街道上,轉頭挑釁的露齒一笑。警官無預警的扣動扳機,男人避過子彈,向前奔去。黑衣刑警毫不猶豫的緊追而去。

  沖過車輛川流不息的公路,身后相撞汽車的車主探出頭大聲咒罵,他住了腳,皺著眉看了看殺手漸漸拉開距離,估計了一下男人離去的方向,轉身奔入不遠處的街巷。

  長發男人單手執槍面向街道,身后巷中悄然出現的警官抬起手臂,手指緩緩扣動扳機。

  “你盡管開槍。”背對警官的男人突然道,語中不乏嘲弄。

  警官依然面無表情,但住了手。

  長發男人慢慢轉過頭來,臉上是陰狠冷酷的笑意,道“如果你希望路上那些人為我陪葬的話。”

  警官一言不發的緊緊瞪視著他。

  他繼續道“你應該明白,我的手比你快的多。你的子彈擊中我的時候,我至少可以殺3個人。好歹你也是個警察吧?你會為了一時意氣讓無辜的百姓橫死嗎?”

  黑衣刑警冷冷瞪著殺手,他不懷疑男人話語的真實性,從殺人手法看得出來他不是一般的職業殺手。“你想說什么?你這么做是故意的吧?你應該不會只想與警察聊天而已。”他冷冷道。

  “不錯”男人笑起來,他眼神狂熱,蘊涵著讓人生厭的不明意義的東西。“你很快就會知道,在這之前,把你的槍扔過來。”

  接過警官的槍,男人用手槍指著警官的頭將他逼到街巷深處,然后道“手銬和鑰匙給我。”

  將警官雙手反剪用手銬銬在路燈冰冷的鐵制燈柱上,并將鑰匙遠遠拋開。男人捏著刑警的下巴扳起他的臉,眼中是毫無掩飾的赤裸裸的欲念。

  刑警狹長雙目中黑色的瞳仁近乎透明的澄澈,眼神如野狼般森冷凌厲。他長長的吁了口氣,喃喃道“…美…真是太美了。”他俯下頭,近乎噬咬的親吻著刑警淡色的唇,高聳堅挺的下身抵在警官的腹部。

  刑警用力的咬破長發殺手的嘴唇,男人吃痛松開口。刑警怒視著他,一字一頓的說“再碰我,就殺了你!”

  刑警的舉動大大激起長發男人的獸性。他猛的一拳重重擊在刑警腹部,刑警彎下腰劇烈的咳嗽著。他伸手將刑警黑色的外套向后拉至臂彎,然后雙手抓住他黑色襯衫領口用力一扯,鈕扣發出脆響崩落,同樣向后拉下。他隨之扯去刑警的皮帶,刑警抬腿向他踢來,被他抓住腳踝,手下一用力,喀喇一聲脆響,踝關節脫臼,如發炮制他讓刑警另外一只腳也無法再自由動作。警官雙腿無法支撐滑下,他伸出手將他拉起靠在自己身上,在他撕碎刑警最后一絲遮擋時,明顯的感到身前男人猛地一陣戰栗。

  他按著警官肩膀將他拉開一定距離,俯視著。

  在暗淡的街燈下,男人修長結實的肉體微微泛著光,即使有著若干大小不一的傷痕,這副軀體仍然美的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刑警低著頭,緊抿著唇,抬眼瞪視著他,穿越額發的眼神依然澄澈而冰冷,他冷冷發出平靜的話語“告訴我,你的幕后指使人是誰。”

  長發男人有些詫異的看著他,然后笑道“你還真是敬業,沒問題,如果你能滿足我的話。”

  他單手褪去自己衣物,扶著警官的腰,讓他溫熱的軀體緊貼在自己胸膛。然后他雙手緊握刑警光滑結實的臀瓣,撫摸揉捏著,單手慢慢滑入刑警的臀溝中,兩根手指猛地插入警官緊閉的幽穴深處。身前的男人身體猛地一震,他緊接著將整個手掌深深插進去,四根緊并的手指完全沒入其中。似乎能聽到肌肉無法承受的撕裂聲,鮮血泛著甜膩的氣息順著他手掌流出,滴落石制的地板,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

  他貪婪而迷醉的凝視著男人因激痛扭曲的容顏。“看吧,你下面這么濕答答的,簡直跟蕩婦一樣。”他壓低聲音道。刑警皺著眉,緊閉著眼,用力咬著唇,血絲從咬破的唇滲出,沿下顎流下。男人的手在他體內肆意攪動,如同探尋秘寶一般。突然觸到深處某一點,警官身體猛地繃緊,“唔。”微啟唇發出短暫的呻吟。長發男人露出笑容,加快手上的動作,快速而猛力的按壓在同一點上,他滿意的看到身前刑警喘息劇烈起來,并感受到他毛叢中沉睡的男性漸漸蘇醒并挺立起來。又猛力的按壓數下,刑警發出壓抑的低喊,昂起頭,繃直了身子,將粘稠的精液盡數噴灑在長發男子腹部。

  “這么快…”長發男子俯視著喘息不已的刑警,道“跟別人干,是第一次吧?”瞪著身前默不做聲的男人,他笑起來,猛地抽出手掌,抬起刑警的腿勾在他強健的臂彎,緊接著將自己越發堅挺的分身用力的刺入警官體內。因手掌取出而稍稍閉合的菊穴再次被他尺寸傲人的陽具所撐裂。而長度遠遠超出手指且堅硬無比的兇器直直埋入體內至深之處。“我會讓你更爽!”他低吼著開始強力的律動。

  在劇烈的痛楚與難以置信的愉悅交織中,他低垂的分身再次挺立,前端溢出液體,耳邊響起男人嘲弄的聲音“看你的身體,真是淫賤!如果你那些跟你一樣道貌岸然的同事看到你這個樣子,你猜他們會如何。”用力撞擊引發刑警一聲壓抑的叫喊,道“他們也會跟我一樣,把你綁起來,扒光了,一個一個的上來干你!”吐著淫褻的話語,他雙臂用力一分,將警官雙腿張的更開,頂髖送臀,讓碩大的陰莖更深入警官的體內。狹窄而灼熱的內壁緊緊吸附著他的分身,呼吸般的收縮著,隨著他的大力抽送,突然痙攣般的緊縮,警官嘶喊著繃緊身體,再次釋放,而由著這股強力的收縮,長發男人也重重的撞擊,將分身深深埋入刑警通道更深之處,低吼著,將液體噴入那盡頭的虛空。

  冰冷的雨落在身上,他又一次醒來,睜開眼,身前的男人有著驚人的獸欲,他的堅挺始終在自己體內,一次又一次的,在發泄之后又很快的勃起。頭腦中已經完全沒有時間的概念。到底過了多久,他不知道。雙臂與雙腿已經完全麻痹,身體唯一有感覺的是兩人身體緊密結合之處,火辣辣的燒灼感與隨著男人的沖刺引發的鈍痛。

  隨著大雨沖刷,身體也冷的可怕,有一種已經變成尸體的錯覺。張開口,發覺自己的聲音嘶啞的不成樣子“你…滿意了?告訴我…是誰?”他艱難的發出話語。

  男人聞言惱怒似的一陣猛烈沖刺,陽具的堅挺準確的撞擊警官體內最敏感的一點,警官發出難耐的呻吟,因長時間呼喊而嘶啞的聲音分外能誘發男人的情欲。

  兩人相繼再次沖上快感的頂峰。

  “告訴…我…”警官喘息不已卻仍執扭的問道。長發男人也喘息著,聞言冷笑著伏在警官耳邊說出雇主的名字,然后道“你知道了又怎么樣?難道你認為我會放了你?”緩緩抽送著自己再次挺立的欲望,他冷笑著嘲弄道“你不會這么天真吧?我第一次對一個人這么有感覺,你知道我會怎么做嗎?你應該猜得到吧。沒錯,我會這樣一直干下去,直到干死你!”他大笑起來。

  刑警低垂著頭,眼神澄澈而冰冷,嘴角浮起一絲冷冷的譏諷笑意。他一面放任自己發出放浪的聲音,一面緩緩活動著手腕,手銬將腕部肌膚磨破,動一動就刺痛不已,他并不在意,右手在左臂外套袖口摸索著,緩緩取出藏匿的手銬鑰匙。在長發殺手命他交出手銬與鑰匙時,他已將一份備用鑰匙偷偷藏起。他適時的收縮后庭,快感中的男人并未發覺有異。解開手銬,稍微活動一下腕部后,他猛推身后的燈柱,兩人失去重心,長發男子向后倒去。

  長發男人的堅挺始終刺激著他的敏感之處,他的身體確實一直處于爆發的邊緣,欲望幾乎要不顧一切的要求得到解放,然而他知道機會只有這一次。

  長發男人目光兇狠冰冷的瞪著他,警官用力的收縮著密穴,強烈的快感讓男人暫時無法動彈,緊接著刑警揮起右拳重重的擊在長發男人太陽穴上,男人帶著他跌倒在地,落地時,男人的堅挺深深的撞擊在他體內產生的強烈愉悅感差點讓他忘記自己的目的,他壓抑心神,掙扎著伸手抓起男人腳下的狙擊步槍,對準男人的頭顱,扣下扳機,男人的頭部中彈,立即死亡,死的強烈刺激讓男人的陽具突然更加碩大堅挺,而這種變化被刑警已經非常敏感的身體完全吸收,他大叫起來,朝天挺立的分身噴出白濁的液體。眼前如同有數道白光閃過,他仰著頭,雨水落在他眼中、口里。他久久的繃直身體,顫抖著,無法從難以言諭的美妙感受中清醒。這一次的高潮,快感直達心底,全身心的感受到性的美妙。

  在冰冷的滂沱大雨中,他久久跪坐在男人尸體上,男人的分身仍然挺立在他體內。然后他放松身體,雙手按著腳踝將脫臼的雙腳接回去,拄著槍慢慢站起來,麻痹的雙腳著力時針刺一般疼痛。將男人的硬挺抽出,滾熱的液體帶著強烈的腥氣汩汩流下,菊穴一時無法閉合。他跌跌撞撞的走出幾步,靠在墻上喘息。體內一直有液體流出讓他步履非常艱難。

  又休息了片刻,他拾起自己的長褲穿上,收好配槍,將長槍扔在死者身上,拉緊已經濕透的衣衫,扶著墻壁離去。

  【完】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神童码报彩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