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2019久熱線視頻這里只有精品-我們的發展離不開你們!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首頁  »  武俠古典  »  三絕俠女

三絕俠女


  夕陽落下,在契國的邊境之上,有一個女子騎著一匹馬緩緩的行走著,只見這個女子一襲白衣,容貌傾城傾國、美麗無比,看上去猶如仙女下凡一般,其容貌讓普通人都不敢多看,好似稍微多看一眼,就是褻瀆了這仙女一般的女子。

  而這仙女一般的女子,外表上看去只是騎著馬緩緩地不行,不疾不徐的看不出什么異樣,甚至從她的神色上看,放佛也沒有任何不正常的地方,但是只有這女子自己清楚,她現在的心情有著多么復雜、凌亂,只是常年的江湖生涯使得她喜怒不形于色罷了。

  卻說這女子名叫于麗琴,聽上去好似并不如何的出挑,當然這個是指一般人聽上去,若是有一個江湖俠士、江洋大盜,甚至是六扇門里面打雜的,聽到「于麗琴」三個字,保證站著的馬上坐到椅子上,坐在椅子上的立馬跳起來。

  若是這些人之中,聽到「于麗琴」三個而沒有任何反應,那么另外四個字,便會繼續發生上述的所有反應了,這另外的四個字便是「三絕俠女」了,如果連聽了「三絕俠女」之后,仍舊茫然四顧的,那就只有一個原因了。

  這個原因就是此人入行時間太短了,短到入行之后,他的前輩連提點的話,都沒有來得及說,因此這人便不知道,江湖上大名鼎鼎、無人不知、哪個不曉的三絕俠女于麗琴,而一般人只要剛入行,上午拜了師,中午吃飯前就有會師傅、師兄弟進行提點了。

  這三絕俠女于麗琴,自從五年之前出道,單人匹馬擊殺了黃湖三邪,就開始在整個江湖上聲名大振,隨著她殺的邪派妖人、魔教巨頭越來越多,漸漸的便有自己的名號,只是于麗琴為人低調,經常神龍見首不見尾,導致了許多江湖中人,對她的習性都不怎么了解。

  最后還是某人想到以「三絕俠女」來稱呼于麗琴,這三絕指的便是劍法、輕功、暗器,于麗琴在這三門技藝之上,可謂是造詣頗深,三門絕技聯合施展,能夠躋身將江湖之上的絕頂高手行列,而俠女便說的是于麗琴經常做那行俠仗義的行為,以及女性的性別。

  由于許多人對于麗琴的了解,除了名字之外,就只知道她專愛行俠仗義、打抱不平,以及在劍法、輕功、暗器之上,都有著驚人的造詣,因此聽了「三絕俠女」的稱呼,竟然齊聲說好,久而久之的這便成了于麗琴的專用名號了。

  且說如今騎在馬上的三絕俠女于麗琴,其實在五年前出道的時候,主要目的并不是想要除暴安良,而是為了尋找她始終兩年的師兄,她的師兄早年間在江湖上也是鼎鼎大名之輩,綽號九天飛龍,也是以劍法、輕功、暗器稱霸江湖。

  只是在于麗琴十八歲還沒有出師的時候,她的師兄就已經名震江湖,然后某一次突然就失去蹤跡,因此在兩年之后,于麗琴正式出師的時候,第一件事就是尋訪自己師兄的蹤跡,而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事情,其實都是她捎帶腳做的而已。

  不過于麗琴如今尋訪了五年,仍舊是沒有她師兄的任何消息,畢竟在于麗琴剛出道的時候,已經是離九天飛龍失蹤的時間,過去了兩年之久,雖然兩年的時間,表面上看起來并不不是很長,但是到了這瞬息萬變的江湖之上,卻已經足夠被別人遺忘干凈了。

  江湖之上任何人只要一年多沒有身影閃現,就容易被別人遺忘,若是有人有著四、五年不出現在江湖之上,估計那些剛入行的新人,就會連此人的名號也不知道,除非那不露面的人物,收了很多弟子,由那些活躍的弟子來給他繼續積累名聲。

  因此等到于麗琴出道的時候,整個江湖上已經很難打聽到九天飛龍的任何消息了,偶爾有個把認識九天飛龍的人,在于麗琴找到他們的時候,也只能回憶一下,他們以前同于麗琴的師兄,一起行俠仗義的日子,但是對于她師兄的下落,也是一問三不知。

  而此時的于麗琴,想要前往契國便是因為,她經過多年的打聽,終于確認了她的師兄九天飛龍,最后便是被契國高手圍攻,最后陷落在了契國之中,就在兩個月前,有一個前輩游俠,前往契國的辦事,路過邊境旁邊的樹林的時候,就看到了疑似九天飛龍的人。

  只是那位前輩游俠,雖然喊了九天游龍幾聲,但是對方卻沒有理會他,反而轉身就跑開了,而前去契國的那一位前輩游俠,由于有要事在身,便沒有跟去,于是于麗琴聽了這些內容之后,便急急忙忙的啟程了。

  于麗琴這時候一邊坐著馬上,一邊向著契國行去,同時心神恍惚,對于周邊的事情都不怎么注意,只是心中不停的想道:「師兄七年前剛剛出師的時候,還是親口對我說等到我也藝成出師之時,就會回來娶我的,接著我們兩人既是兄妹、又是夫婦,一起執劍行走江湖、行俠仗義,快意恩仇,必然能留下一段佳話。」「但是如今別說等我藝成出山,就連我已經在江湖之上,闖下了如此之大的名號,師兄都沒有來找我,唔……莫非師兄已經變心了?嗯……很有可能,就我這幾年在江湖上,見到的浪蹄子不知道有多少,這種騷貨要是存心勾引,師兄一個不小心也是會中招的。」「那我要快點過去才行,不能讓那些丑惡的女人,繼續霸占著我的師兄了,不過師兄到時候萬一不認我怎么辦,難道要讓我這個江湖上聞名遐邇的女俠,倒貼上去不成?這卻是太不要臉了……但是要臉的話,師兄就不一定有了哇……」就這樣于麗琴雖然看起來,只要再過半個時辰就能夠到達,那位前輩游俠發現九天飛龍的地方了,但是正在心神恍惚的于麗琴,愣是走了四、五個時辰了,從上午一直走到了快要接近夜晚的時候,仍舊是沒有走到目的地。

  不過等到真正夜色來臨的時候,思考了數個時辰的于麗琴,終于好似下定了決心一般,暗自一咬銀牙,拿出了幾分三絕俠女的氣魄,頓時雙腿一夾馬腹,便一陣輕煙似的,向著契國邊境的某個樹林里,直沖了進去。

  卻說于麗琴催馬急奔,只過了一會就到了那位前輩游俠所說的樹林旁邊,接著就在于麗琴要翻身一躍,直接進入林中的時候,就聽到旁邊一聲高呼:「誒……那位姑娘,這林子里可是去不得……去不得啊」聽了這聲呼喚,于麗琴不由心中一動,雖然她久闖江湖,可謂是藝高人膽大,但是對于未知的危險,也是覺得要調查一番才行的,不然對于有可能的危險視而不見,而是愣頭愣腦的一下撞進去,然后靠著本身實力化解,那不是本領高強,而是腦袋抽筋了。

  因此于麗琴就停了下來,同時轉頭看去,便發現是一個契國老者,再開口喚她停下來,于麗琴細看這契國老者,只見其背著一籮筐的樹枝,顯然是上山砍柴的樵夫,同時身邊還帶著一個小 男孩,看上去不過七、八歲的大小。

  那老者見到于麗琴停了下來,便帶著小 男孩一路跑到了于麗琴的身邊,然后張嘴就說道:「誒喲……這位姑娘啊,看你的裝束,應該中土國的人士吧,這片樹林可不能進去啊,里面可危險的很吶。」「哦?是么……難道里面有很多的猛獸?」于麗琴開口問道。

  「這片樹林里可沒有野獸,就算有野獸也被神仙殺光了,里面的神仙可厲害了……」聽了于麗琴的問話,那小 男孩就張嘴說道。

  聽到這小 男孩的話,于麗琴頓時心中又是一動,接著不等他說完,就看向了那個契國老者,那老者便接口說道:「姑娘你別聽孩子胡說八道,里面哪里有神仙啊,唉……其實這片樹林本來也沒有什么危險的。」「只是自從五年來了一個怪人,自稱這片樹林是他的領地,誰都不準進入,若是擅入者便格殺勿論,原本這種話大家聽了都當耳旁風,可是每一次只要有人進去,除了老弱婦孺、或者平時在村里風評不錯的人,其他的都是只要是活人進去,便是尸體出來啊。」「唉……也不知道那怪人只有一個人,怎么能夠對付那么多人,去年我們這附近最有名的咆哮山莊的莊主虎添翼,帶了百十個好人進去,卻是半天不到,一個個的尸體被那怪人從里面拋出來,所以姑娘啊,你也不要不信邪,這林子確實進不得。」聽了這老者的話,于麗琴頓時就明白了,這樹林里面是有武林高手在里面隱居,因此周邊的普通人,只要不是那大奸大惡之人,那武林高手都是悄悄放過,若是奸詐之徒,雖然這個隱居的高手,不會主動去懲奸除惡,但是那些人只要進了林子,便會被一個個的殺死。

  原本于麗琴只是擔心樹林之中,有著其他的變故,此時聽了老者的話語,反而放下心來,畢竟一名武林高手,對于如今身經百戰、武藝高強的于麗琴來說,卻也不怎么放在心上,這倒不是她眼高于頂,不把天下高手放在眼里,而是于麗琴自從出道之后,五年來大大小小不知多少次戰斗,會過無窮多的高手后,培養出的自信。

  接著明白事情原委的于麗琴,就打算轉身進入林中,就在這時候那老者帶著的小 男孩,頓時在聽了老者的話后,不高興的說道:「爺爺,里面那個明明就是神仙,不是神仙的話怎么會飛,而且我上次見過神仙,隨手在樹上拍了一下,就留下了一朵菊花的印子,這種事情不是神仙怎么可能做到……」于是于麗琴當即聽到了這個小 男孩的話語,頓時渾身一顫,一下抓住小 男孩問道:「你確定看到的是菊花?」第二章

  話說本來那小 男孩本來說的真帶勁,被于麗琴一下抓住,頓時就是嚇了一跳,好懸沒叫了起來,等到他聽完于麗琴的問話,過了好一會才終于反應了過來,然后就點了點頭,同時身體掙扎起來,想要擺脫身上的束縛。

  而于麗琴卻是在聽到菊花之后,神色便是一喜,然后便根本不去管那小 男孩在做什么,至于那老者么,因為于麗琴心神震蕩之下,導致身手稍微敏捷了一些,于是那契國的老者就被于麗琴突然竄出的身法給嚇住了,便在小 男孩反應過來后,都沒有回過神來。

  等到于麗琴欣喜了一陣,又想了想打算進一步確認,就右手一對著身邊的一棵,十個壯漢都合抱不過來的大樹拍去,接著挨了于麗琴正面一掌的大樹,其樹干之上就出現了一個菊花圖形,看著這個圖形于麗琴就對小 男孩說道:「是不是這種?」「咦……我看看,真的是誒……大姐姐你也是神仙么?」小 男孩便在于麗琴的招呼之下,湊近了大樹看了起來,然后這一看可不得了,小 男孩當即就震驚了起來,然后問出了一個啼笑皆非的問題。

  而此時于麗琴聽了小 男孩的話,頓時喜形于色,不由心中暗想:「這菊花掌乃是我菊花門秘傳的絕技,我師傅又于兩年前仙逝,師傅去的時候并沒有說過還收過別的弟子,或將菊花掌傳授給別人,那么當世應該只有我和師兄才會了,這么說來林子里面肯定就是師兄了。」想到這里于麗琴頓時蹲下來詢問起小 男孩,將樹林之中的那個怪人的體貌特征,以及年歲大小等等,凡是小 男孩知道的都打聽的一清二楚,隨著小 男孩的訴說,于麗琴越聽越覺得那怪人極像他師兄,因此心中更是開心。

  最后于麗琴聽到那個小 男孩言及,樹林里的怪人只是孤身一人,并沒有任何其他的伴侶時,更是心花怒發,心中直是想道:「我懂了……師兄當年一定是受了不輕的傷勢,必須要這個不起眼的樹林里的特殊事務來療傷,因此一直沒有功夫來尋我,或者通知我。」「而師兄身受重傷之后,也不好意思去見以前的那些朋友,這才是的他音訊全無,而不是被哪里蹦跶出來的騷浪蹄子給勾引了,唉……這師兄也太傻了,就算他成了殘廢,我也會不離不棄的啊……」隨即自認為已經明白前因后果的于麗琴,便直接大笑出聲:「好好好……好孩子,姐姐現在有些事情,暫時不能夠陪你,你且和你得爺爺回家,等過幾天姐姐親自去找你,你若是想學神仙的本領,姐姐也一并教你。」「啊……姐姐真的也是神仙?我想學……」小 男孩聽了于麗琴的話,頓時把眼睛瞪的好似嘴巴那么大。

  于麗琴現在心情舒暢,原先那一番患得患失、不知所措的情緒,早就在「得知真相」后,便消失的無影無蹤了,所以聽了小 男孩的話,于麗琴又是淡淡一笑,同時默運玄功,瞬間就躍在空中,隨后便在樹枝之上用輕功行走,一會就沒入林中不見了,倒是連馬匹都不要了。

  小 男孩看到于麗琴亮了這一手功夫,便拍手叫道:「好啊好啊,姐姐也是神仙,過幾天我就能跟著神仙學仙術咯……」而一旁好不容易恢復回來的契國老者,看到于麗琴露了這一手踏水無痕、蜻蜓點水、八步趕蟬、登萍渡水、一葦過江、踏天梯一般的輕功后,頓時一口氣沒上來,又傻在了當場,呆呆看著于麗琴離去的方向,再也不能回過神來。

  不說樹林外的契國祖孫,卻說于麗琴確認了自己師兄的位置后,便運起了師門秘傳的菊花心法,展開輕功直接進了林子里面,隨后在林子里尋了半個時辰的于麗琴,終于在一處瀑布找到了正在練功的九天飛龍。

  只見這九天飛龍一身古銅色的皮膚,好似銅汁澆筑的一般,渾身上下雖然沒有多少肌肉,但是也無一絲贅肉,并且不胖不瘦,身材恰到好處,給人一種健康向上的感覺,此時的九天飛龍全身赤裸,整個人站在瀑布下方,不停的被水流沖刷著。

  于麗琴看到自己的師兄如此樣子,知道他在修煉菊花門最精微奧妙的一門神功——菊花功,因此并不去打擾,過了一會就見到九天飛龍大喝一聲,雙手提起在胸前按照玄奧的軌跡移動,同時嘴里哼哼哈哈的嚎叫著。

  看到九天飛龍這個模樣,于麗琴雙眼頓時一亮,知道自己的師兄應該已經把菊花功練到了非常高的境界,如今九天飛龍的動作,就是在運轉體內玄奧的功力,這樣過了大概大半個時辰,就見到九天飛龍雙手一合,然后向前一推。

  隨著九天飛龍的雙掌前推,就一下撞擊在前方瀑布的水流之中,接著這些水流在受到撞擊之后,瞬間停頓了下來,沒錯……水流停止了,就在九天飛龍的雙掌一擊之后,正在洶涌澎湃著向下傾瀉的瀑布,里面的水滴就一動不動的停了下來。

  這個場面委實詭異無比,不過好在只有一剎那的時間(一秒鐘六十剎那),停止的水流再一次的傾瀉了起來,因此剛才如果有普通人在旁邊的話,就會感覺這九天飛龍傻子一般的有毛病,但是只有高手中的高手,才能看出其中的奧秘來。

  看到九天飛龍的這一掌,于麗琴不由驚呼出聲,同時一掌發完的九天飛龍,當即就聽到了于麗琴的聲音,接著就見九天飛龍渾身一顫、身子一抖,好半天才看向于麗琴,同時說道:「師妹……你終于來了……」九天飛龍一邊說著話,一邊臉色就變得慘白無比,而于麗琴看到九天飛龍沒有忘記她,便硬生生擠出一個笑容來:「師兄……我找的你好苦哇,這么多年了,你一直躲在這里……你怎么就能這么狠心呢……」「唉……」九天飛龍聽了這些話,臉色先是一陣發青,接著又轉成白色,然后變得血紅,再而一下黑了下來,之后又恢復了血色,若是不明真相的見了,肯定會以為這個九天飛龍一個川劇變臉高手。

  等到這個九天飛龍的臉色恢復了正常之后,他便搖了搖頭嘆道:「師妹……這么多年不是我不去找你,而是我沒法過去找你啊……」接著平靜下來的九天飛龍就把當年的事情說了出來,原來數年前的時候,中土國和契國的關系遠沒有如今那么好,兩國可謂是征戰不休,連年有著大戰,因此兩國之間的武林高手,也時不時各自結成聯盟,組團到對方的國家去刷一刷聲望。

  當初九天飛龍就約了數名好友,想要前去刺殺契國第一高手公羊元,誰知道那公羊元行事縝密,結果還沒開始刺殺,九天飛龍這一方的數人,就被對方發現了,結果雙方就在這片樹林里面,展開了面對面的生死之戰。

  這公羊元不虧是契國第一高手,只用了一招就把九天飛龍的朋友們,全部打成了肉餅,只有九天飛龍一個人活了下來,隨后公羊元就帶著他數百個精銳侍衛圍攻九天飛龍,這樣大戰了十天十夜,九天飛龍終于憑借菊花門精妙的本領,將公羊元和他的精銳侍衛全部斬殺。

  原本斬殺了公羊元之后,便算是大功告成,九天飛龍可以靠著斬下的公羊元的人頭,回到中土國受萬人敬仰,只是九天飛龍在和公羊元大戰的時候,一不小心挨了陰損指,這一指又好死不死的,點在了他的睪丸上面。

  由于陰損指乃是公羊元的獨門絕技,因此發出之后有著前后三重勁力,所以這一記陰損指,第一下破了九天飛龍護在睪丸之上的護體罡氣,第二下和第三下就把九天飛龍的睪丸徹底打成肉末,于是現在的九天飛龍便完完全全的和太監沒啥區別。

  聽到自己的師兄說到這里,于麗琴便凝神看去,果然發現師兄面上無須,整個下巴光滑的很,接著于麗琴就想到數年前她還沒出師的時候,她的師兄可是最喜歡留胡子的,同時九天飛龍正好光著屁股,便直接將自己的下體給于麗琴觀看了一番。

  本來于麗琴自幼克己修身,除了她的師兄以外,從來沒有看過任何男人的身體,而且就算是她的師兄九天飛龍,于麗琴也只見過他的上半身而已,不過這次事情特殊,再加上于麗琴早就將對方當成自己的丈夫,便勉強紅著臉稍微看了看。

  雖然對于男人的身體,于麗琴了解的不多,但是好歹她也是學過女紅的(女紅里包含男女床事教導,別的朝代不清楚,明朝肯定有),因此基本的常識還是了解的,于是瞄了幾眼之后,于麗琴就確定了,她師兄九天飛龍說的是實話。

  九天飛龍把事情全部訴說完之后,好似當即松了一口氣的樣子,接著就靜靜地看著于麗琴,等待著她的回答,不過于麗琴把這些事情消化完后,只是搖了搖頭說道:「師兄……不要緊的,我愛的并不是你的身體,別說你那個沒有了,就算是四肢巨殘,我也愿意和你相守一生一世的……」「是么……」聽了于麗琴的回答,九天飛龍頓時淚流滿面,「師妹你對我真是太好了……」不過兩人在學藝之時,他們的師傅對他們的教育非常嚴格,因此兩人雖然激動無比,但也只是深情的看著對方,并沒有任何過激的舉動,甚至連擁抱都沒有,這樣過了一會,兩人都從激動的情緒中恢復了過來,于麗琴才嬌嗔道:「師兄……快把衣服穿起來。」第三章

  于麗琴經過多年的尋找,終于找到了她的師兄九天飛龍,自然再也不肯離開了,而九天飛龍當初被爆了睪丸,因此不敢回去和于麗琴成親,如今看到他的師妹數年之內根本沒有成親,而是苦苦的找尋他,當即也是感動不已,也不愿意和于麗琴分開了。

  接著兩人就在瀑布邊聊了三天三夜,反正兩人都是江湖中當世高手,三天三夜不吃不睡不喝,對他們的影響也不大,其中于麗琴憑借劍法、輕功、暗器,能夠躋身于江湖絕頂高手的行列,雖然看上去有些水分,但是其本身的實力,也是一流高手中的佼佼者。

  而九天飛龍在數年之前,就已經比如今的于麗琴還要厲害上幾分,不然也不能夠以一敵多的打死契國第一高手公羊元,如今經過多年的苦修,實力更是強的離譜,畢竟他這些年寂寞難耐的時候,連擼管子都做不到,只能把滿腔精力發泄在練功之上。

  因此這些年里九天飛龍只要一覺得煩悶,只能用練功來發泄一番,久而久之的實力就突飛猛進了,同時他也沒明白了,為何皇宮之中太監們,只要蹦跶出來一個,那必然就是個高手,原來是由于太監不能發泄生理欲望,寂寞、煩悶的時候,只能不停地練功練功再練功,這樣假以時日,就算資質在一般,也能混成一個一流高手,有些資質的自然就是絕頂高手了。

  等到于麗琴和九天飛龍兩人,相互之間見面的激情過去之后,才發現已經過了三天三夜了,頓時兩人稍微一合計,便決定離開這片樹林,回到中土國去隱居,而這些年里,九天飛龍倒是在樹林里搞了不少好東西,所以兩人就很快的趕到了九天飛龍在樹林中的居所。

  因為于麗琴和九天飛龍都是輕功高手,所以兩人回到九天飛龍的居所,倒也沒用多少時候,接著兩人就有說有笑的房間里收拾東西,差不多半個時辰,兩人就一切收拾妥當準備啟程,隨即便在這個時候,九天飛龍就是「誒喲」一聲,直接倒在了地上。

  看到九天飛龍跌倒,于麗琴就想要去扶他,結果也是「誒喲」一聲的倒在了地上,接著于麗琴就震驚的說道:「怎么回事……我怎么手軟腳軟,好像全身使不出力氣的樣子……」同時于麗琴就想要運用丹田內勁,但是一運功就發現自己的丹田之內空空如也,根本沒有一絲一毫的氣息,頓時驚愕莫名,然后扶著旁邊的墻壁想要站起來,而先倒底的九天飛龍,卻是很快就反應了過來,知道他們兩人身上發生了什么事情了。

  于是就聽九天飛龍開口說道:「不好……我們是中了失魂香了,中了這個失魂香,就會在十二個時辰里面內勁全失,并且力量更會跌落到常人的十分之一,本來它是當年我們想用來對付公羊元的,只是因為意外才一直沒有動用……啊……」九天飛龍原本一邊開口向于麗琴解釋,一邊轉動腦筋使勁在想,畢竟這失魂香得來不易,當初既然沒有用在公羊元的身上,九天飛龍自然就好好的藏了起來,因此他實在想不通,自己和師妹是怎么會中了失魂香的毒氣的,而他說了一半的時候,就看到一個人拿著一支蠟燭,慢慢的從床底下爬了出來。

  見到這個從床底下爬出來的人,九天飛龍頓時懊惱了起來,原來這人名叫虎有翼,也是這片樹林附近的咆哮山莊的莊主,當然是四莊主,這咆哮山莊在方圓百里,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其中有著四個兄弟,分別是老大虎添翼、老二虎多翼、老三虎長翼、老四虎有翼。

  本來九天飛龍隱居到這片樹林中,和他們也算是相安無事,只是有一次那虎添翼發神經,帶了一群人進了樹林,這才被九天飛龍全部殺死,畢竟他們師兄弟在附近,也從來沒有做過好事,他們四個從來都是欺男霸女、無惡不作的。

  結果虎添翼被九天飛龍殺死之后,他剩下的三個兄弟由于兄弟連心,便想要為兄長報仇,不過他們三個也長了個心眼,知道樹林之中的存在,肯定強大無比,于是他們三個兄弟便沒有光明正大的進去,而是晚上偷偷的帶著心腹家丁潛入,因此那于麗琴遇到的老者,邊根本不知道,也沒有說出來。

  只是這三兄弟在怎么長心眼,實力上的巨大差距,使得九天飛龍要殺他們,根本就是秒殺,所以最終的結果便是除了虎有翼,他的其余兩個兄長,以及所有帶去的家丁,紛紛被九天飛龍打死,而且由于外面沒有人知道他們進入,都沒有人到林邊收尸。

  而虎有翼能活下來,并不是他實力強大,而是因為九天飛龍畢竟沒了睪丸,基本上等同于一個太監,太監之屬由于生理缺陷,多少都有點心里扭曲的,于是九天飛龍當時一拍腦門,決定先不將虎有翼殺了,而是要和他玩玩貓捉老鼠的游戲,以打發樹林里無聊的時光。

  因此這樣活下來的虎有翼,天天都被九天飛龍抓一次,然后虐打一頓放掉,并且有著九天飛龍的監視,天天被這樣玩的虎有翼,根本逃不出樹林,只能日復一日的受著折磨,這樣的日子一直持續到三天前。

  三天前的正在練功的九天飛龍,本來準備練完菊花功,就去再玩弄一番虎有翼的,結果于麗琴的到來,使得當場見到了師妹的九天飛龍,直接把虎有翼忘得干干凈凈了,畢竟九天飛龍想要殺死虎有翼,根本就是秒殺的結果,自然就不會將這么一個小角色放在心上了。

  而僥幸躲過一劫的虎有翼,卻沒有直接逃出了樹林,一個人逃生去,他反而一個人回到了九天飛龍的居所,趁著主人不在開始搜刮起里面的東西來,這倒是不得不說,虎有翼在這段時間內被隨意的壓迫,到最后神經總歸是出了點問題了。

  接著由于九天飛龍并不在居所之內,虎有翼便將在整個居所翻了個底朝天,終于給他找到了一些好東西,由于這虎有翼本身就是愛好極廣,對于江湖上的事情,許多傳說中的事物,都是稍微知道一些,因此便讓他認出了九天飛龍珍藏的失魂香。

  由于虎有翼知道這個失魂香,便也知道它的用法,隨后在將居所之內的事物,全部恢復原狀之后,虎有翼便等在了居所,等到九天飛龍和于麗琴回轉的時候,就點燃了失魂香,然后躲到了床底。

  而九天飛龍和于麗琴兩人,由于多年未見,雖然經過了三天三夜的聊天,但是也只是暫時緩解了思念之情,因此在進入房間之后,九天飛龍也沒有太過注意周邊的環境,否則以九天飛龍多年的江湖經驗,以及敏銳的觀察力,肯定會發現自己的房間已經被人動過了。

  這時九天飛龍和于麗琴,都中了無色無味、無影無形的失魂香,頓時一身內勁被鎖在了身體之內,根本就不能夠感應得到,同時身體的力量,也直接跌落到了常人的十分之一的程度,所以兩人由于力量變小,身體變不適應的站都站不穩了。

  而得了失魂香的虎有翼,自然也是一起得到了失魂香的解藥,于是他含著解藥躲在床下,失魂香對他就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此時從床底下爬出來的虎有翼,頓時一股意氣風發的樣子,剛出來就渾身一抖。

  抖完之后的虎有翼頓時覺得有一股王八之氣,向著四周擴散了出去,然后他把含有失魂香的蠟燭,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慢慢的說道:「哈哈……沒想到啊沒想到,我也能夠有今天,這失魂香真是好東西啊……」「不怕告訴你,雖然我本領不高,但是對于江湖上傳說中的事物,卻是知道的一清二楚,這失魂香的作用,我是知道的清清楚楚,你……嗯,還有個小妞,心里就不要有僥幸的打算了,我知道這失魂香的效果,會持續十二個時辰,而且我更加知道的是,這個時間并不是從你們剛開始中招的時候計算起,而是從你們聞不到失魂香的那刻開始計算。」「所以么……哈哈……這失魂香我就放在這里了,這根蠟燭我還是仔細觀察過的,雖然它看起來和普通的蠟燭,沒有什么不同的地方,但是以我豐富的經驗,發現在它很耐燒啊,至少能夠燒上一個月也不會燒盡,我沒有說錯吧,也就是說我就把蠟燭放在這里,看你們還有什么辦法反抗我,反正就算你們弄滅了蠟燭,也有十二個時辰緩沖,哈哈哈哈!」說著虎有翼就緩步走到了于麗琴的身邊,然后俯下身體撫摸起于麗琴精致的臉龐,旁邊的九天飛龍,看到連他都沒操過的師妹,被一個小癟三這么揩油,不由怒從心起,頓時大吼一聲,一下沖到了虎有翼的邊上。

  但是九天飛龍剛剛提起拳頭,還沒有一拳打出,就見到虎有翼飛起一腳,一下就把九天飛龍給踢飛了出去,畢竟此時得九天飛龍,才剛剛適應新的力量,勉強能夠站立著,這一路跑到虎有翼的面前,已經算是人品大爆發,如何經得起虎有翼的一腳。

  這虎有翼再怎么說也是練家子,雖然比起全盛時候的九天飛龍,那是連一根汗毛都及不上,但是比普通人可是厲害多了,沒有經過訓練的普通人,虎有翼隨隨便便的,也能夠打上十幾二十個了,因此只有普通人十分之一力量的九天飛龍,不管武學休養多好,招式多么精妙,也就是給虎有翼一腳踹飛的份。

  「師兄……」看到九天飛龍被踹飛,于麗琴頓時慘叫了一聲,就想奮力掙脫虎有翼的手掌,然后去驗看自己師兄的傷勢,不過虎有翼被整了這么多天,好不容易看到一個美女,還是仇人的師妹,并且看起來和仇人感情不錯,更能夠當著仇人的面蹂躪一番,怎么可能就這么輕易的放棄。

  于是虎有翼不顧于麗琴的叫喊,摸著她小臉的手就是往下一拉,一下就把于麗琴的衣襟撕成粉碎,接著另一只手也一下探入于麗琴的褲子里面,對著她的下體就是一震亂摸,同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第四章

  卻說于麗琴自小克己修身,三更半夜有了欲望,都是咬牙挺過去的,連手淫都從來沒有做過,自己的身體洗澡的時候,都沒有偷偷照著鏡子或者在水里的倒影里看過,雙手更是沒有撫摸過那些敏感部位。

  但是此時她內勁被封,力量又只有常人的十分之一,根本就抵擋不住虎有翼的攻勢,頓時就見到虎有翼的一雙大手,四五個雞蛋的于麗琴的身上游動,一會在她臉上摸摸,一會又在她胸上捏捏,看起來寫意無比的樣子,甚至還塞進她的下身之中。

  而于麗琴雖然奮力掙扎,但是沒有絲毫的辦法,一旁的九天飛龍看到自己還沒操過的老婆,被別的男人這么調戲,不由怒火攻心,哀嚎一聲又一次的沖了上來,結果虎有翼不慌不忙的飛起一腳,繼續把他瞬間踢飛。

  這次虎有翼踢飛了九天飛龍之后,便笑的更加的歡快的,只聽他說道:「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啊,這個看來就是你的師妹兼老婆了,沒想到長的倒是不錯,就是衣服穿得多了點,看的不清楚、摸的也不痛快,那我就不客氣了。」說著虎有翼雙手連揮,將已經被撕成半裸的于麗琴,瞬間拔了個一干二凈,連一片破布都不留下,頓時就見到于麗琴赤裸著身體,一對巨乳看來平時保養的不錯,并沒有任何下垂的樣子,而是高高的挺立在胸前,那乳頭更是粉嫩粉嫩的看上去很想讓人咬上一口。

  接著順著雙乳看下來的虎有翼,便看到于麗琴那平攤的小腹,而且這小腹上面不但沒有一絲贅肉,更是雪白粉嫩,惹的他直接伸出右手就摸了上去,等到虎有翼摸了一會之后,他便把手下移,一下伸進了于麗琴那黑漆漆的花叢深處。

  在虎有翼剛剛把手伸進那神秘之處的時候,于麗琴終于忍受不了,放聲尖叫了出來,同時尖叫的聲音之中還帶著哭腔,頓時虎有翼抬頭一看,便發現這堅強的江湖俠女,此時花容慘淡,絕美的容顏有一股哀求的氣息,更是在眼角上還有著淚珠。

  于麗琴這種無助的形象,不但沒有讓虎有翼產生任何保護欲望,反而讓他激起了強烈的征服欲望,他瞬間有了一股強烈的想要摧殘眼前俠女的沖動,頓時虎有翼狂吼一聲,三把兩把將自己也脫個精光,就見到他的一個巨大的陽物,早已經高高的挺立了起來。

  接著虎有翼嘻嘻一笑說道:「美人……你師兄已經廢了,還是乖乖從我吧。」說完之后虎有翼頓時光著屁股向前一撲,一下就撲在了于麗琴的身上,一口就將她的一粒乳頭含在了嘴里,不停的吮吸、吞吐著,同時更是用左手捏著于麗琴另一個乳房,右手則是繞到下面,捏著于麗琴兩個雪白、豐滿的大屁股使勁的揉捏。

  在虎有翼撲到身上的時候,于麗琴就徹底崩潰哭喊了出來,同時雙手不停的拍打著趴在她身上的男人,只是如今她的力量,拍死只蚊子估計夠,但是拍在虎有翼的身上,卻是沒有任何的效果,純粹是給對方增加快感、刺激。

  而看到虎有翼開始準備真刀真槍的干了,九天飛龍頓時急了起來,當下他第三次大吼一聲,然后直接就栽倒在地上了,好半天都沒爬起來,畢竟這九天飛龍前面給虎有翼踹了兩腳,由于這兩腳都是踢中了要害,而九天飛龍此時內勁全失,力量又跌落到了原本是十分之一,便使得防護能力也大大降低,兩腳早就將他踢除了內傷來。

  于是受著內傷的九天飛龍,這第三次一激動下,就牽扯了傷口,不用虎有翼再打,就直接倒在了地上,看到這一幕的于麗琴,頓時尖叫一聲,雙腿一蹬就想要起來,不過此時她顯然忘了她這時候的狀態,因此這一腿蹬到了虎有翼的身上,便聽于麗琴「唉喲」一聲,顯然是把自己給弄傷了。

  然后于麗琴既然主動出腿,那么踢中的雙腿,在沒造成傷害之后,便自然而然的滑向了兩邊,這是人體的生理構造決定的規律,而看到這情況的虎有翼,也是眼疾腰快,整個腰部向前一挺,就落在了于麗琴的雙腿中間,看起來就好似于麗琴躺在地上,雙腿高舉著夾住了虎有翼的熊腰一般。

  接著虎有翼在這么一個有利的位置,頓時把腰再次一挺,一根碩大的陽物,就頂在了于麗琴的腰部之上,并且一寸寸的不停的向前挺進,顯然就是想要趁機一下插進于麗琴最為重要的地方,開始享受這個美妙的身體來。

  「啊……」發覺到下身異樣的于麗琴,直接又是一聲尖叫,接著又不敢將雙腿回收,畢竟按照膝蓋的轉動方向,她只要一收腿,就等于勾住虎有翼的腰,將他的棍子往自己的洞洞里面塞,因此只能夠使勁的張開雙腿,看上去就是一副分開雙腿等著求操的淫婦樣子。

  不過此時于麗琴覺得生死攸關,也管不了那么多了,一邊努力的收縮屁股,想讓虎有翼不插進去,一邊哀求說道:「求求……求求你,不要壞我清白,只要你肯的話,什么要求我都能滿足你……求求你了。」「嘖嘖嘖嘖……」聽了于麗琴的話,虎有翼頓時覺得比較有意思,便也不著急玩耍,就將挺進的腰部停了下來,然后慢慢說道,「哦?你準備怎么補償我,說出來聽聽吧,看看我有沒有興趣……嗯……」「我……我可以答應你,只要你肯放過我和師兄,我們以后就不會前嫌,當做今天的事情完全沒有發生過,以后絕對是不會去找你報復的,你看你的武功連我的一成都不到,若是你不答應的話,以后我和師兄報復起來,你絕對是生不如死的……」于麗琴一聽有戲,頓時張開嘴連珠炮一般的說了起來。

  然后就聽到「啪」的一聲響亮的耳光之聲,卻是于麗琴話沒有說完,就挨了虎有翼的一巴掌,接著于麗琴就聽到虎有翼冷笑一聲:「說的倒是聽好聽呢,不過你們兩個武功是高,但是又有什么用呢,現在還不是隨意的被我玩弄,我想要捏扁你,就能捏扁你;想要搓圓你,就能搓圓你,你們又能怎么樣呢。」「還有啊……莫非你以為,你們還能活著什么時候,我會傻傻的把你們玩弄一番,然后就這么放了你們?別說笑話了,現在你的命在我的手上,而且能活到什么時候,也不過看我的心情如何了,竟然還想用這個來威脅我,看來還是要給你來點真格的,讓你清醒清醒。」「啊……師兄救我……」于麗琴在挨了一耳光之后,就看到虎有翼猙獰的表情,然后就感到下身有一根硬物頂了進來,頓時花容失色的求救起來,不過她的師兄別說現在已經躺著動不了,就算能動也不過就是虎有翼一腳的事情罷了。

  因此不管于麗琴如何的哭喊叫嚷,就在幾個呼吸之后,便直接成了一聲悶哼,接著就是一聲慘叫,然后就變成了泣聲,卻是虎有翼稍微在洞口玩弄了一會之后,變不耐煩的將陽物捅了進去,一下就頂到了她花心的深處。

  進入了于麗琴身體之內的虎有翼,頓時就感受到了于麗琴的小洞洞,就好似一個荷包似的,把他的陽物夾的死緊死緊,若不是他御女有術,換個處男過來怕是一個忍不住就要射出來了,接著虎有翼深吸一口氣,緩緩的用陽物在于麗琴的身體內抽插起來。

  等到抽插了沒幾下,虎有翼頓時感到有點奇怪,怎么好似下面黏黏糊糊的不像一般的淫水那么潤滑,為了以防萬一,他就將陽物從于麗琴的小洞洞里拔了出來,接著就看到了一絲絲的血跡,從他的陽物上緩緩的滴落了下來。

  「咦……竟然還是處女……」看到這些血跡,虎有翼頓時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了,然后他看著于麗琴淡淡一笑,站起身來走到九天飛龍的旁邊,蹲下身子來拍打起他的身體來。

  同時一邊拍打虎有翼一邊說道:「你說你有這么漂亮的一個老婆,不好好的天天操一次,一直留著處是準備做啥子,特地留給虎爺我的么,還是你就是你太監呢……哈哈哈哈……額……」虎有翼一邊調笑著九天飛龍,一邊慢慢的脫掉他的褲子,本來虎有翼是突然想到,當著于麗琴的面,將她心愛的師兄的蛋蛋割掉,該是多么舒爽的一件事情,但是等他看到九天飛龍的下身之后,頓時就傻在了那里:「我操你大爺的……真是太監啊。」說完虎有翼便搖了搖頭,然后繼續光著屁股走到了于麗琴的身邊,一下就將她壓在身下,然后將陽物插進了她的洞里,寫意的抽插了起來,而看到這種情形的九天飛龍,雖然怒目圓睜,但是也毫無辦法,同時還露著他沒有蛋蛋的小雞雞。

  「殺……殺了我吧……你這個畜生……」于麗琴在被虎有翼破處之后,就直接萬念俱灰,就想要一死了之。

  不過聽了于麗琴的話,虎有翼淡淡的說道:「急個鳥啊,等老子操樂了,就一刀宰了你……」同時虎有翼一邊說著一邊就繼續狠命的操著于麗琴,而隨著虎有翼的操弄,漸漸的于麗琴就被快感支配了身體,不但整個身體配合這虎有翼的抽動,更是微微的嬌吟起來,聲音銷魂無比,聽的旁邊的九天飛龍不停的口吐鮮血。

  就這樣虎有翼不停的狂操,期間換了數種姿勢,虧得于麗琴乃是習武之人,整個身體什么樣的動作都擺的出來,讓虎有翼過足了癮頭,接著虎有翼在一個時辰之后,便大叫一聲,頂著于麗琴的花心,一下噴出了他積攢了很久的濃濃的精液來。

  碰到全部噴射完畢之后,虎有翼還把小雞雞伸到于麗琴的嘴邊,而已經徹底淪落為欲望奴隸的三絕俠女,便一副欲求不滿的樣子,乖巧的將虎有翼小雞雞上,混合一點點血絲和大量精液的黏妝物體,全部舔了個干凈,然后嘖嘖有聲,心滿意足的全部吞了下去。

  看到這一幕九天飛龍便直接大叫聲,整個腦門重生,全身骨骼寸寸碎裂,直接急怒攻心,經脈被血氣沖擊而徹底死亡了,而看到九天飛龍死去的于麗琴,卻沒有任何的表示,而是繼續淫蕩的看著虎有翼嬌叫道:「好哥哥……我還要么……」「哈哈……好,哥哥等會再好好滿足你,想舔舔我的屁眼吧。」虎有翼聽了于麗琴的話,哈哈一笑的說道。

  這樣虎有翼和于麗琴有快快樂樂的玩了三個月,已經被虎有翼徹底馴服的三絕俠女,在虎有翼的命令下,將她的畢生修為全部傳遞給了虎有翼,并且將她門派的各種絕學傾囊相授好不藏私。

  得了于麗琴畢生修為的虎有翼,雖然最后浪費掉了三分之二,但是也能夠面前躋身于江湖一流高手的地步,接著他們兩人在樹林之中潛修數年,虎有翼便正式帶著于麗琴出山,成為縱橫江湖不敗的絕世魔王,同時這時候的于麗琴也被砍去了雙手雙腳,只留了頭、身以供虎有翼淫樂。

  【完】

  


相關鏈接:

上一篇:冥王的女人 下一篇:逃出魔掌

友情鏈接

警告:本站視頻含有成人內容,未滿18歲者請勿進入,否則后果自負!
鄭重聲明:我們立足于美利堅合眾國,對美利堅合眾國華人服務,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請未成年網友自覺離開!
免責聲明:本站所有視頻均來自互聯網收集而來,版權歸原創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權益,請通知我們,我們會及時刪除侵權內容,謝謝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網址: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神童码报彩图